战“役”英雄谱 向每一位挺身而出的交管人致敬!

日期:02-17  来源:河北交通安全网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遭受巨大威胁。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国上下迅速行动起来,同舟共济携手打响疫情防控阻击战。危急时刻,全省3万名公安交警辅警冲锋在前、向险而行,在阻击一线践初心、担使命,彰显出把人民利益高高举过头顶的坚毅力量,绘就出一幅幅抗击疫情的英雄谱。

这五个事例的主角都是普普通通的一线交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都有自己的牵挂,但大战面前,他们选择牺牲小家为大家,把困难危险留给自己,用血肉之躯挡在人民群众前面,构筑起一道道守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坚强防线。

一辆车两床被就是“家”

一辆车,两床军被,大广高速“桃城”口。

这是衡水市公安交警支队民警张振宁的新家。从正月初二开始,这个家就像钉子一样钉在疫情防控的前沿阵地上。

张振宁出身军人,家在石家庄,2017年转业到衡水市车管所。妻子在石家庄神威药厂工作。儿子正读高二,学习正是较劲的时候。

疫情就是命令。今年大年三十,妻子闻令返岗,连夜复工,年都没在家里过。正月初二,衡水车管民警奉调驻守市区周边高速口。张振宁拉上两条军被,星夜驾车返回衡水,毅然把“新家”安在大广高速衡水“桃城”口上。

张振宁的新家是一辆二手轿车,除了洗漱用品一双碗筷外,还有两床军被。新家并不舒适温暖。每次下班后,张振宁尽量放平副驾驶靠背,勉强蜷缩在逼仄的车身里。薄薄的铁皮也挡不住郊外的彻地荒寒,打开空调,裹着两条被子也会半夜冻醒。

春节过后,衡水接连下了三场雪。在冰天雪地里轮换值守,不少同事出现严重感冒症状。张振宁站了出来,把尽可能多的担子扛在肩上。“我当过兵,身体底子好,你去车里暖和一会儿。”“我家就在这儿,反正是一个人,我替你顶会儿。”这是张振宁“守门”后,跟同事说的最多的几句话。

从正月初二起,在将近20天时间里,张振宁衣不解带,像一颗钉子一样牢牢钉在疫情检查站上。白班8个小时,夜班12个小时,自己的班张振宁从头干到尾,同事生病有事他就自动顶上去。

“那三场雪,振宁每次都站在漫天飘舞的雪花里,有的是他自己的班,有的是替别人”,同一岗位战友心疼的说,“他是挺壮实,可今年把脚冻坏了,天天呆在风口上,人也冻透了”。

在检查站值守,张振宁惦念儿子。在电话里,儿子带着哭腔诉说委屈:“方便面吃的太多啦,现在一打开料包,我就想吐。”张振宁更放心不下父母,提起八十多的老爹老娘,他满眼是泪:“二老一直在老家生活,今年年也没过好” 。

疫情不退不搬家,这是张振宁的决心:“我原来是军人,现在是警察,疫情不除,我的坐标就应该定在这儿,挑起自己那份责任”。

一名老党员的两封请战书

“经过深思熟虑的思量,我妻子退休在家,有退休金为生活保障,两个儿子已经成家立业育子,没有什么可顾虑的,唯有牵挂的是八十八岁的母亲需要人照顾,但我坚信,如果工作中我不幸‘万一’了,妻子、哥哥、姐姐会将老母亲照顾好的......”,这段话摘自战斗在抗疫一线的沧州市交警支队老民警吴长海的第二封请战书。

吴长海今年五十五岁,党龄二十九年,从警二十年,是名副其实的老党员,也是队里年纪最大的路面勤务老交警。今年春运来临时,吴长海考虑中队警力紧张且辖区情况复杂,多次主动放弃轮休机会。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席卷全国,他所在的火车站成了市区最重要的疫情防控点之一。

1月29日,他第一时间向大队递交了请战书,每天不少于十二个小时在火车站防控点执勤,疏导交通、拦截车辆、协助卫生防疫部门对过往乘客检测登记。从大年初二直到今天,没有休过一天班。

吴长海的第一封请战书

考虑到他年龄偏大,领导告诉他如果感觉身体吃不消,可以轮换到内勤岗位。然而,这却让老吴彻夜难眠,2月12日一大早,他赶到执勤点,一口气再次写下了第二封请战书。

吴长海的第二封请战书

当问到他累不累时,他笑着说“说不累是假话,可这就是我们的工作,疫情防控形势严峻,作为党员民警,就要冲在一线,才能尽快让更多的人回归正常工作和生活”。

“娘,请您原谅我没能送您最后一程……”

石家庄市交管局桥西交警大队民警姜国超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一位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军人,他从小就接受着父亲“家国情怀”的家庭教育。16年来,他一直工作在省会交管工作的第一线,现在还是石家庄市交管局的心理咨询师。

2019年12月份,姜国超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时,他急急忙忙请了假,行程一千多公里赶回老家,由于病痛侵袭,老母亲已经神智不清。“春运”即将来临,姜国超在家陪伴母亲三天后,又匆匆返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临走前,他握着母亲的手说道:“娘,今年春节放假,我一定回来好好陪陪您” !没想到,他与母亲的这一次分开,竟成永别……

疫情发生后,全省公安机关进入战时状态,全力以赴投入疫情防控工作中。姜国超和全省交警一样迅速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同时作为心理咨询师,他还要对坚守一线的战友们开展心理辅导。老家的妹妹几次告知他母亲病危,催他赶紧回来一趟!但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又面临返程高峰,姜国超犹豫不决……

2月2日,刚上班的姜国超突然收到家人发来的短信“母亲病危”,他想忙完上午工作再给家里打电话。中午,他还未拿出手机,手机就响了,手机里传来妹妹的哭声“哥,咱娘走了……”挂掉电话,姜国超默默走到单位楼前的大树下默默无语……

同事们发现了姜国超的异样,几经询问,姜国超才将事情告诉了同事。大队领导得知此情况后,立即安排姜国超回老家料理后事,但姜国超说道:“现在正是要紧的时候,我一走,大家就得多负担一个人的工作量。我也曾多次去往一线,看到高压下的战友们依然坚守岗位,我如果回家的话,那岂不是给他们雪上加霜?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我也一定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请领导放心!”

“娘,等疫情结束,儿子一定回去在您坟前好好给您磕个头!”一想到母亲,姜国超的眼圈又红了……。共产党员、退伍军人、人民警察,这三重身份的责任和担当,让姜国超又毅然决然战斗在疫情防控第一线。

晚上要做出妻子一整天的饭

“在路上”,是他日常工作的背景板;疫情发生后,“上一线”,更是成为他唯一的战斗姿态;“对不起”,是他对卧病在床妻子的说的最多的话。

1月24日,除夕,阜城县六处疫情防控检查站设立启动,阜城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王俊宇负责统筹安排勤务。作为勤务负责人,王俊宇没有选择坐在办公室里通过监控和对讲机遥控指挥工作,而是亲力亲为,全县6处检查站他每天必须走一遍。自那天起,王俊宇就来回奔波于全县的6处检查站。随着复工复产,各交通干道车流量骤增,一线防疫工作压力巨大,王俊宇俨然成了一名“救火队员”,哪个站点工作压力大他就出现在哪。

王俊宇既是阜城交警部门防疫工作的负责人,也是家里的主心骨。妻子因为身体原因,生活不能自理。为了让妻子能吃上饭,他每天晚上回家后就为妻子做出第二天一整天的饭来;执勤时一有间隙就和妻子通电话,嘘寒问暖以弥补内心的愧疚。

有人问王俊宇为什么这么拼。他总说:“我处在阜城县交警部门防疫工作的关键岗位,我若松懈了、动摇了,防疫的大门可能就守不住了” 。

“疫情不退我不退!”

2月1日,本是保定公安交警郑宏亮退休后的第一天,可他却像往常一样,第一个到达、最后一个离开工作岗位。退休时间遇上疫情防控,好多人劝老郑“知难而退”,但他自己偏偏迎难而上。“作为一个37年党龄的老党员,关键时刻我必须顶上。疫情不退我不退!”

郑宏亮是保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三大队民警,今年1月退休,他已经和老伴儿商量好了怎么在家安享晚年。这个计划被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退休时间遇上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很多人都劝老郑就势“理直气壮”地退休,但老郑自己却犯起了轴,坚决不退!“这是党和国家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提退休的事情。家属也劝说我,在这个关键时候退下来太不合时宜了,越是关键时候,越要挺上去”。于是郑宏亮主动向组织要求,以一名退休老交警的身份继续坚守岗位。

从1月25日,大年初一上岗后,已经退休的郑宏亮都没有歇过班,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永远都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最无怨无悔的那一个。他作为一位共产党员,一位老交警,用实际行动激励着战友们与疫情继续奋战。

人在病床 心却放不下那条防控路

袁清波,邯郸交巡警邯山一大队副大队长,驻守在被称为邯郸南大门的邯郸南高速卡口,这里每日车流量最高可达600辆,受测人员达800余人。

袁清波带领大队民警辅警已经坚守了十几天,每天手臂数百次举起放下、来回几百次的车辆引导,每天14小时超负荷的工作,让袁清波终于坚持不住了,11日上午他因腹部巨痛被紧急送往医院。经医院确诊为急性阑尾炎,需马上手术。主治医生说:再晚些送来,就有生命危险。

在病床上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那条防控路,12日他刚一苏醒,就强忍着术后伤口的疼痛,躺在病床上用微信一条条向战友们传递着卡口布控的工作安排,不时叮嘱同事们一定要做好自身防护,并说:我现在就盼着能站起来,与你们并肩战斗,等着我!”

手术住院时,妻子给他写了一封信:“心疼你的身体,庆幸你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虽然我知道,你心中放不下那一条条被你踏平的路。你若平安归来,我便心安!”字里行间都是不尽的心酸。